最近的下饭读物是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编者写的序言里最好笑的一段果然是“我读了珀西的《小说的技巧》,从中我学习到写小说的唯一途径就是要像亨利詹姆斯那么写;后来我又读了EM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从中我学习到写小说的唯一途径就是要像EM福斯特那样写……”(语出毛姆《寻欢作乐》)。对文学批评只读过导论知晓一些流派,具体情况不甚了了,现在当然不停留在经验性质的吧。
福斯特认为不应该拘泥于历史观去看小说,多寻找艺术上的共通点。我觉得历史观是不可或缺的……诸多理由里包括对异域风情的幻想,因为是外国人,古今大有不同了,或许他的过去四百年和他的现在差不多,但我们光是过去一个世纪就已经大异其趣,信息时代就是这样的,让人疲惫。

SNSに没頭するのはなぜか。
对我来说就很不喜欢微博那种关注和被关注,好恐怖,我更喜欢空间那种,玩社交软件是为了满足情感需求,但从没想过自己立人设去迎合别人的需求,无价值的人的反馈更加无价值

中国人なのに選修科目は漢文訓読を選ぶなんて面白そうからそうしよう。

几乎每个账号的嘟文都在k以上,有被吓到。联想到了:创建时间较早,用户粘性很强,总不能说人话太多吧。(汗颜)
姑且做一些读书有关的记录好了,但基本上是读小说,想要读些大有裨益知识密度高的书,还需要一些激励(自我的?不是)

Bookwor.ms / 本の虫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book lovers.